义乌城的南极电商秘密:是谁撑起13亿“吊牌”王国?

义乌城的南极电商秘密:是谁撑起13亿“吊牌”王国?
>  距离义乌国际商贸城6公里之外的义乌市苏溪镇,是当地颇为有名的纺织产业集群,做保暖内衣、打底裤、袜子的企业,应有尽有。  不少企业曾经与A股上市公司南极电商(002127.SZ)交集密切:如义乌银海服饰有限公司曾是南极电商2014年第一大供应商;浙江超凡制衣有限公司也在2013年-2017年,成为南极电商的授权供应商;浙江永爱服饰有限公司,如今仍然是南极电商授权的保暖内衣供应商。  2021年年初,前兴业证券分析师的一篇报告,使得南极电商陷入“财务造假”质疑,其“卖吊牌”的生意也引发讨论。  这份报告早在2019年初发布,却在两年后引发南极电商二级市场震荡,似与资本市场整体的风险偏好转变极有默契。  从财报来看,短短四年,南极电商“卖吊牌”的生意如滚雪球越滚越大。  2016年末,南极电商披露的授权供应商为562家(特指“南极人”品牌),到了2019年末,这一数字上升至1113家,几乎翻番。  南极电商的品类,从纺织服装类产品,延伸至母婴、户外、箱包、小家电等家庭生活,2019年,南极电商的品牌在阿里、京东、唯品会等各电商渠道,合计约有10万个产品链接,被戏称“万物皆可南极人”。  作为贴牌生意的买单者,与南极电商合作的1113家合作供应商和4513家合作经销商,5800家授权店铺(2019年数据)。在南极电商财务数据被质疑的当下,目前尚无法考究这一数据的真实性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南极电商多家供应商,还原产业视角的南极电商故事。  “卖吊牌”模式,多美,又多坏?  供应商冷暖故事截然不同  从2008年砍掉自营的生产端和销售端,提出“品牌授权”的商业模式,十多年的发展中,南极电商早已从“南极人、不怕冷”的单一保暖内衣定位,发展为全品类、高性价比的日常消费品王国。  南极电商扩张的一个主要路径,就是俗话说的“贴牌”。主要通过向授权供应商发放商标及其辅料(比如:合格证、吊牌、防伪标等辅料)收取标牌使用费,然后将这些贴牌的商品,分发给授权经销商或其他渠道(线上淘宝、京东、线下沃尔玛、家乐福、自营店等)进行销售。  2019年,南极电商的收入构成中,占比31.76%的“品牌综合服务业务”,收入约12.4亿元;占比1.68%的“经销商品牌授权业务”,收入约0.65亿元,两者合计约13亿元。  可以说,南极电商靠“卖标”一年收入13亿元。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,公司与其供应商的关系正在微妙变化。  2月5日-6日,记者实地探访发现,位列南极电商2014-2016年供应商名单的不少纺织服装企业,已经悄然变更。  比如,位列2014年南极电商第一大供应商的义乌银海服饰有限公司,当年的采购额1008.95万元,占比11.48%。到了2016年,义乌银海仍然是南极电商的第三大供应商,采购额562.81万元,占比8.76%。  记者循迹公开资料,义乌银海服饰有限公司的所在地位于义乌市苏溪幸运路68号。  2月5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探访发现,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家“卡菲拉服饰”的企业,该公司老板告诉记者,“银海服饰的老板把地卖了,现在我们的工厂是全部做外贸出口服饰的,不做内销。”(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朱艺艺摄:原义乌银海服饰所在地,现为卡菲拉服饰)